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沦为洋人的母狗

沦为洋人的母狗

添加:2017-09-07来源:人气:加载中

妈妈最后一次回家,已经是她要走的前一天了。她手里拿着机票往爸爸眼前一晃,冷漠又高傲的说她马上就飞美国留学了,愤怒的爸爸咬碎牙齿也只能往肚子里吞,看着妈妈收拾起箱子头也不回的走到楼下,那里停着香港金先生的车。

  面对爸爸妈妈是一贯那样的瞧不起,嘴角带着蔑视和冷笑,但她要进车门的刹那,还是看了看我,眼中露出些许的悲悯,毕竟是亲母子吧,我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妈妈眼圈也有些红,她忍了忍泪水,说了一句话,“小涛,乖,等妈妈回来接你。”然后就毅然决然的坐进轿车,再也没有回头了。

  之后过了半年,妈妈从美国寄回一封信,是经过中国大使馆公证的离婚通知书,也许正是害怕在中国离婚纠缠太多,妈妈远到美国后才提出离婚,爸爸也没什么理由去辩驳,只好接受这个事实,接受这段惨淡的婚姻。这之后的爸爸更加消沉,连营销员的工作也丢了,每天除了酗酒就是昏睡,我被迫搬回温州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住。据说那个金先生不久后,忽然被查出有财务问题,被检察院起诉走私罪,职务丢了,人也被打发回香港,靠社会救济金度日,落寞的很,妈妈再也没有联系他,想必他也知道自己不过是女人出国的跳板吧。

  就这样我住在温州,直到两年之后,我接到了妈妈再一次结婚的消息,这时的她已经具有美国居留,来信说要接我过去。这时我十二,妈妈刚刚34岁。当我在纽约机场下飞机见到34岁的妈妈时,妈妈更美了,果然那个金先生说得没错,妈妈是那种越长一岁就会越来越成熟美丽的女人,那天的妈妈穿着漂亮的连衣裙,站在机场笑眯眯的等我,虽然我知道她偷过男人,知道她势利又放荡风骚,知道她对爸爸如何的无情无义,但她毕竟还是我的妈妈,我也毕竟还小,见到妈妈总是开心又高兴。而正当我寻找那个继父的时候,却发现妈妈身边没有什么中餐馆的老板,而是站着一个高大健壮的美国人,咦,妈妈信里明明说是嫁给餐馆的华裔老板啊,怎么会是白人呢。

  “小涛!都长这么大了,来,这位是杰克叔叔。”随着妈妈的介绍,我看清了站在她旁边的雄壮如牛的美国人。好家伙!他是个四十多岁的美国白人,个子比一米六二的妈妈要起码高出两头多。只见这名身高起码有185公分的白人男子有着金黄色的头发,及一身古铜色状硕的肌肉。他健壮的胳膊上绣满了刺青,看起来很吓人。那男人伸出大毛手要和我握手。哇塞,那一手金毛,真是西洋男人啊!他一只手轻轻松松的提着两包行李放进了他的豪华欧美车。我坐飞机太困,打瞌睡了。

  他把我和妈妈带到一间小型别墅里,就走了。房子里应有尽有,大电视,高级DVD机,各式各样的甜品都很全。妈妈高兴极了,给我吃着吃那。我和妈妈这样幸福的过了一星期。我真的不知道妈妈是怎样的得到一栋这样棒的别墅。

  一星期后的一天晚上,我被开门和吵闹的呻吟从睡梦中搅醒了。我还以为有小偷来了呢。我从床上起来,悄悄的打开了门。中厅的灯光很耀眼,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偷。倒是那位叫杰克的美国人红着脸来了,还带着另外一位男人,是他一样的强壮白人。看起来,俩人都有点醉了。进了屋后,妈妈拿出了威士忌来招待他们。杰克跟妈妈说了一通英语,妈妈犹豫了一会儿,便脸红红的进了屋。不久,妈妈从屋里出来了。不过,她是四肢着地的爬了出来!妈妈身上除了一条连肥美阴户都掩不住的丁字裤外便一无所有!更不可思议的是,妈妈美丽的脖子上还有一束狗链。见到这种吃惊的场面,我悄悄的躲在了我的门后。由于我的小屋离着中厅很近,所以我的视野非常的清晰。妈妈一出来,她那美丽眩目的雪白肉体立刻引起那伙外国人的惊艳,纷纷围上去抚摸我妈妈。妈妈爬在地上轻轻的羞哼扭颤,杰克抖了抖系在她优美颈项上的细链,她柔顺的爬上了茶几,仰面躺下,同时自动把腿张成M字型,俩个外国男人如获至宝般,一把拉开那片布少得可怜的丁字裤,毛茸茸的大手摸遍她身体里外,湿腻的唇舌在她每寸肌肤攀爬,妈妈敏感的体质一下就有了激烈的回应,我看见一名白人的手指,从她两腿间黏起一丝透明的爱液,妈妈的脚趾用力的揪夹在一起,正和杰克热吻。

  “哈…啊……啊……噢…”妈妈愉悦的娇喘愈来愈大声和不堪,我忍不住又抬头看去,杰克的朋友埋在我妈妈毫无遮蔽的下体,〝啾啾啁啁〞正吃的有声有味,她两条匀直光滑的腿早被抓举在空中,雪白诱人的身子如鱼儿般挺跳,那两名洋人一边欺辱她、一边也自脱衣裤。哇!他们的肉棒每根都像怪物似的粗长,外形更是凶恶。比那位金老板的大上不只一倍!

  这时杰克也加入和他的朋友一起奸淫妈妈的行列,妈妈高潮呻吟的啼叫愈来愈大声,杰克像挑起一只小鸡似的轻松把妈妈抬了起来,双臂操起她的腿弯,将她凌空抱着干。美丽可爱的妈妈在那高大白种男人的怀中,就像一个玩具娃娃一样的娇小。杰克干了几分钟后,又将她传给下一个人用同样的姿势肏,玩着淫乱的性爱游戏,只不过女主角只有一位,就是妈妈,一位美丽的中国熟妇,而男主角却有两人,他们每人的鸡巴都翘得老高,怒张的肉棍和龟头被我妈妈泌出来的爱液濡得红通湿亮,每当鸡巴从妈妈的小肉洞拔出时,还会发出〝啵!〞的一下拔活塞的响声!

  可怜的妈妈下体和每一根巨肠紧密结合的景像,很清楚呈现我眼前,她的大腿和臀部肌肉不断用力,想必那让男人销魂的阴道正吸缠着里头的巨物,无怪乎玩她的每个男人都使劲全力蹂躏她,谁都不想先射精,这却是一场不公平的对抗,他们轮流肏妈妈,有足够的时间延缓高潮到来,我可怜美丽的妈妈却无法休息,她唯一能做的只是死命攀住男人宽阔的背膀,扭动雪白屁股和纤细腰肢迎合。

  看到这幅羞辱的画面,我心里哭了。妈妈并没有在美国结婚。淫荡的她竟然为了金钱和房子,当一位美国人的私人妓女,提供自己丰满白嫩的肉体来供他和他的朋友来取乐。看着妈妈那副淫荡的样子,我很心疼。

  这样的看了一会儿后,俩个白人把妈妈粗暴的扔在了沙发上,让她翻过身来,像狗一样的趴在他们面前。其中一人挺起雄壮的洋枪利炮,就要进攻那肥沃的中国美妇人的土壤了。而妈妈的脸儿润红,香喘连连,乖顺温柔的做出个母狗撅起肥屁股的样子,成熟美妇粉嫩的蜜穴期待着美国大棒的哒伐。

  那白人一枪捅进去,像打炮机一样强力的干起来,大阳具每一下都插进妈妈子宫里,每插进去一下,妈妈就扬起头,然后就是娇美婉转的呻吟,让男人干得越来越爽。

  这美国人索性一手把妈妈头发拉起来,像骑马一样拉起妈妈的头,另一只大手一下一下拍打她的肥屁股肉,一边猛力干到子宫。啪啪的打屁股声,美国佬的牛仔吆喝声,和妈妈这头中国母马的迷醉呻吟声,构成一副变态狂乱而耻辱的西部牛仔图。

  “Haha,ridethischinkbitchlikeahorse,Ben!!Lookatherface,she‘slovingeveryminuteofit!Tellus,chinadoll,how’sabigwhitecockfeeltoanasiancock?”(哈哈,来骑这头中国母马!看她的脸,她非常的享受!中国淫娃,告诉我们,我们巨大的白种鸡巴感觉怎样!)“ahh,oooh,ahh,Ilikeverymuchyourcockinme!(我非常喜欢你鸡巴操我的感觉)”妈妈不要脸的说着。我日后懂了英语,终于明白妈妈叫的什么话了。她为了取悦她的主人们,不惜丢中国女人的脸来说这些不知羞耻的话。妈妈娇喘个不停,呻吟娇嗲起来,一声比一声大,像带有几分哭泣……那位叫Ben的男人的情态好象很欣赏面前这位中国美少妇被奸操得上不来气儿的样子,看着她被操得满脸妩媚的羞臊表情,似在享受妈妈被奸操出来的凄美和羞臊,他腰部向后一撸,拉出怒涨冲天的粗大白肉棍,带着几丝清亮亮的水线,离开了妈妈水汪汪的东方桃源蜜洞,把颤动着的龟头送入妈妈嘴里:“getonyourkneesandsuckmymeatstick,yellowcunt!(跪在地上,吸我的肉棒!你这黄种贱逼!)”“嗯……嗯……”妈妈乖乖的以极优美的姿势跪在那白人的下面,准备为那雄大的美国肉棒服务。她娇羞仰起脸儿,美妙已极地用那一双杏仁儿眼瞟看着他,先是不停地用樱桃小嘴舔抿,接着就垂下眼睑,慢慢地张嘴含嘬吮舔起来……她舔得温柔而细腻,白嫩的玉手把扶着白人粗长吓人,布满青筋的阴茎,吸得美国人舒服地喊叫起来“ohh…thischinkslutisborntosuckcock…hermouthfeelssogood”(这中国骚货生来就是给白人添鸡巴的……她的小嘴真舒服)听到夸奖,妈妈更卖力的上下摆动着头,一吸一放,本来已经勃起的阳具,现在显得更大,立得更高,口水使得它闪闪发光。妈妈的嘴上下套动,不时能从她吸紧的脸颊上看到龟头顶出的痕迹。

  Ben一边发出满意的咕哝声,一边欣赏着妈妈为他口交时所发出的口水声。

  显然,看着自己的白色肉棍在一个丰满中国女人的口中进进出出,是很有侵略占据感的。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小阴茎在偷看中也慢慢的升起了头……这时,旁边等的杰克不耐烦了,他把妈妈的双手绕到了她的背后,接着拿住系在妈妈脖子上的狗链紧紧的将她的两支细手腕绑住。妈妈耻辱的姿势使她散发出东方弱女子的性感。这真是奇妙的景像:一个被狗链子牢牢的困住的肥美中国女人,正为一位大的不像话的白人男性而努力的奉献自己,只为了让那他爽快。

  而旁边还有另个男人在等待用他的美国大棒来欺负这中国性娃娃。

  不久,那个叫Ben的男人就泻了,倒在了沙发上,呼呼的喘气。不过妈妈并没有就此停止。捷克几乎没有给妈妈任何的喘息时间,就把他的美国大炮戳进了妈妈的已被侵犯的樱桃小嘴里。她那粗暴的动作让妈妈小小得吃了一惊,不过,她马上又乖顺地恢复了性服务。为了要帮助他泄精,淫荡的妈妈开始加倍努力地吸吮着他的龟头。在一吸一放之间,他的的阳具越来越硬。比起他的朋友来,捷克更能持久。不管妈妈怎样卖力的前后摆摇着她的头,还是不能满足那美国人的兽欲。他那巨大的阳具在妈妈嘴里毫不怜惜地冲撞大约二十分钟后,终于看起来要射精了。捷克大吼一声,“EATMYFUCKINGCUM,CHINAWHORE!”(吞下我的精液!你这中国贱货!)他牢牢地抓住妈妈那黝黑发亮的秀发。我以为他会把他那粗大的阳具从妈妈嘴里拿出来,可是,他竟然毫不客气的把精液喷射到妈妈的嘴里!!!

  可怜美丽的妈妈,身为玩物的她,只能被有钱外国人肆意的玩弄。她被那浓浊的精液呛得都流出了眼泪。可是没有办法,她的头被紧紧抓住,没有办法吐出来,而且手被绑在后面,没办法把他推开。那该死的白人的精液非常多,多得让妈妈跟本来不及吞下就满了出来,粘稠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从下巴流到乳房上,沿路流到了她的阴毛。

  那美国人惊人的射了足足一分钟才终于结束,接着从妈妈玉口中抽出他的阴茎,当他的龟头才一拔出来,立刻就有好几滴精液滴在她的秀脸上。他接着把他的阴茎往妈妈秀脸与白嫩乳房上抹,抹的她皮肤亮晶晶的,就好像末了护肤膏后一样。接着,妈妈将那根阳具放入口中,吸那阴茎所上沾的精液,发出滋滋的声音。她慢慢的伸出舌头,将他那仍在跳动的肉棒上舔的一干二净,还吃下了去。

  妈妈的脸上沾满了眼泪和精液,虽然如此,她还是抬起了头不知羞耻的对男人抿嘴一笑,好象要感谢对她肉体的糟蹋。

  那男人把妈妈的狗链解开后,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用手指着他那还在硬挺着的鸡巴示意让妈妈清理他和他的朋友。妈妈小心翼翼的用热毛巾擦净了他们的身子,还为他们穿戴好了衣服。那个叫Ben的朋友满意的拍打着妈妈的白嫩屁股,对捷克“夸赞”着:“youluckybastard!Wheredidyoufindsuchafinepieceofsubmissiveasianmeat?Ibetchaemptyyourloadintoherslantedtwateverynight”。(你这幸运的混蛋,你是在哪里找到这么漂亮听话的亚洲嫩肉的?我敢打赌你天天晚上给她灌注你的精液。)说后两人哈哈大笑。可见,在他们的眼里,妈妈不过是一个供他们白人泻欲用的中国精液尿壶!妈妈的白人主人在桌子扔了几张钞票,就直径的和他的朋友走了。而妈妈她却不顾羞耻的摇摆着大白奶子和肥屁股欢笑着把他们送出了门。
上一篇:童老师和杨主任 下一篇:彩绘[10P]

本月热播视频